玉芽q

“为什么有些人明明看起来友善,却总是独来独往?”

“待人友善是修养,独来独往是性格。”

【all金】【安金车,雷金有】安哥生贺,雷者勿进!

催更3天终于产出x给二戳大佬递图
雷金安太美好x

_二戳:

安迷修生日快乐!






――这里二戳,可以算第二次开车?第二次就开双层车,我怕翻车了。我嘉金车还没开完。。。要怪安哥这周六生日。




――这是拖拉机,中间有拖请见谅。





――为了庆祝安哥生日,私设有,安哥某集团大少爷,准备大学毕业后接受集团。雷狮是集团敌对集团的三少爷,ooc。个人文笔不好请见谅,喜欢请赏小心心。




――安哥没马就算了连生贺都没有,那岂不心都碎了?不过,我觉得,安哥生日还不能吃到金的第一次会不会过分了。所以我没写雷金车,另外放。不能委屈安哥!








正文走起→_→








金和安迷修交往了,还同居了。





快两年的时间了。







但是,安迷修一次都没有碰过金,主要是因为觉得金可能还不接受,他的骑士道也不允许他做别人不情愿的事情。所以,除了一起去学校听听课,拉拉小手,亲亲小嘴,洗个鸳鸯浴,两人单纯的跟刚交往的小情人一样。




雷狮喜欢金。





大概是一时兴起但也很钟情。最初见到金是自己需要找个人问路,而正好金也找他问路。之后见到是看见他和安迷修一起。





也听同一大学年纪第二的舍友格瑞提过他的发小,偶然看到格瑞小时候相册时发现了金。






照片里的金笑的特别阳光,他们照相的那天天气特别晴朗,蓝天白云,绿草红花,在照片里都成了衬托少年清爽开朗笑容的陪衬。






大概从那开始慢慢注意到了金,正好安迷修经常带金到学校里听课。听说是高三,大学志愿是7创社大学。






雷狮经常去逗金,而且他全力无视安迷修湖绿色眸子里那浓厚深沉的杀气。和安迷修从高中就做了六年对手,要明白安迷修是什么人。





呵,什么狗屁骑士道。





雷狮今天也是如此冷嘲热讽的和安迷修说着话。





“恶党,今天我没时间和你打架。我要去隔壁省学校交流学习。”






哦?看来得到个好情报。“没关系,今天我也没心情找你。”安迷修不耐烦的闭上眼睛:“那你来做什么。”“金在哪。”果然,雷狮口中的名字一出,安迷修的眸子瞬间睁开,眼底满满的敌意与警惕:“与你无关恶党。金是在下誓死守护的人,我不允许你对他打注意。”





雷狮是什么人,能被沉迷骑士道的安迷修叫恶党的人,也就是恶名远扬的海盗头子。他还有个团队叫雷狮海盗团,里面除了他表弟卡米尔没一个正常人。





安迷修讨厌雷狮,说以前做对手都没有如此讨厌过。那种讨厌如同同类盯上了自己专属东西的排斥。




安迷修抱着一叠资料转身走了。身后的雷狮看着他的背影挑着眉勾起嘴角计划着什么,笑的如同看见猎物走进自己陷阱的狮子。




早晨安迷修跟着丹尼尔老师坐着学校的车到隔壁省城大学学习去了。雷狮今天也没课。打了电话给金,正好金补完了课在家休息。





随便撒了个谎就把金骗出来了,有时还真庆幸金是个路痴。都不知道真正的游戏厅在给他的地址的相反方向。





站在酒店门口,手无聊的插在兜里摩擦着兜里的东西。看着远处慢慢出现的金色身影,眼角兴奋的眯起,舌头舔了舔微干的嘴唇。





金小跑着过来,微喘的气息,运动后红润的脸颊,凌乱的发型被帽子压住,这样的金在雷狮眼里可是另一番景色。“走吧,楼上。”雷狮伸出左手牵起金的左手。





金抬头看着眼前豪华建设的酒店。不由得疑惑:“雷狮,你说的游戏厅是在上面嘛?”雷狮淡漠的轻轻回答:“嗯。”“哦。。。”金低下头,毫不在意的让雷狮牵着手走进了酒店。他觉得两个人之间的牵手是兄弟友情那样的。






就在金低头的一瞬,正好没有看见头顶酒店上黑色的广告屏幕慢慢飘出的两个词:love  hotel





跟着雷狮坐上电梯,看见门上的红色数字慢慢上升,总觉得有哪不对,但是仔细想想也没哪不对啊。电梯门打开后,发现眼前是酒店宾馆的走廊场景,金疑惑的看着雷狮,雷狮什么都没说只是拉着金的手走向一房间门口。





金看着雷狮掏出包里的房卡打开了门。“雷狮?你干嘛带我进酒店的房间,不是说玩游戏嘛?”雷狮挑着眉毛轻笑:“当然是玩游戏了。”金听见里面的确有游戏也不在追究,甚至抽出雷狮抓着的手往房间里跑去。






房间里的窗帘被拉上了,外面的阳光透进来也只能到给予金看清楚物体轮廓的地步。






雷狮低着头,背着光的脸看不清楚表情。金转过身去:“雷狮,你说的游戏呢?”雷狮似乎回过神一般,握紧了原先牵着金的那只左手。想握住手里快跌落的什么东西一般那么用力。





“当然有啊,金。大人的游戏哦。”





雷狮大步走进房间关上了门,但没有将房卡插进卡槽,而是随手丢在了一边的桌子上。金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尤其雷狮还这么奇怪的样子。。。





金不自觉的往后退着。。。“雷狮。。。你怎么了?”已经退到了床的边缘,无可退路,金打算跳上床绕过雷狮跑掉。






雷狮这时突然冲上来抓住金跳上床的一瞬间一把掐住金的脚踝。“啊!――”左脚被突然一扯,整个身子完全失衡的重重跌趴在洁白的大床上,头差点撞墙一滩血。






“雷狮!你干嘛!好痛!”金咬着牙皱着眉转过头瞪向身后抓他腿的雷狮。但他看向雷狮的双眼时,身体止不住得颤抖了一下。





紫色的眸子暗藏危机,终于,暗伏许久的狮子终于露出了獠牙。金翻过身蹬着双腿挣扎着。雷狮被踢到了腰,强忍痛楚将金双腿抓住后抬高架在自己双肩上,上身俯前凑近金的面前:“不是要说玩游戏吗?”





“等等。。。。”金突然感到隔着两层的后臀处有什么在顶着自己。转念一想反应过来那是什么,惊愕的瞪大了双眼。“雷狮你。。!!???”颤着嘴刚开口就被雷狮一个吻打住了所有。






霸道的吻将自己的双唇含住,不断的吮吸。舌头趁着牙关还没闭合便迅速钻进眼前人的口腔。肆虐的侵略着,与另一条舌交缠相融。是不是滑过敏感的上颚。引得身下人一阵阵颤抖。






不舍的分开吻的红肿的双唇。两人的嘴角之间还连着一根丝线。丝线缓缓因为距离变得细薄后断开。“嘿,不错嘛,我以为你不会接吻呢。看来安迷修有好好教导你?嗯?”雷狮戏谑的调笑着,看着金嘴角凝成的水珠,只感觉自己体内的火更加旺盛。





金抬着双手推开雷狮的脸,红着耳根子愤恨的喊着:“雷狮!滚开!你。。你居然!”举着小拳拳锤着雷狮的臂膀挣扎着要起身离开。雷狮双手将金的双手取起超过头顶按在墙上,双腿被雷狮肩膀顶着已经贴在了自己的胸前,后臀被硬邦邦的东西顶着。整个人都特别难受。





在空气一时凝结的瞬间,金裤包扣着的手机突然一响。雷狮听过别人打金电话的铃声,但这个明显不一样。呵,特别的么。





单手按住金的双手,抽空的手从金的裤兜里拿出了打扰雷狮好事的手机。瞥了一眼屏幕,心情顿时冷了不少。不爽的接听电话,语气狂气的说着:“喂~?哟,安迷修。”





对面的人沉默了,大概听出了是雷狮的声音。“金呢。”“哈哈哈哈,金和我玩的很――!”“安迷修!救唔唔唔――”





安迷修默默放下手机,看着屏幕上备注的:老婆金三个字,突然一向温柔的他变了脸。刚才金的声音。。。






雷狮在金开口叫着安迷修的名字时直接低头堵住了剩下的话。雷狮知道安迷修猜到了一切,也不怕他会来阻止,毕竟人了是到隔壁省城去了,要回来的话,足够雷狮干爽了。






安迷修默默的打开手机的GPS定位。发现金的手机定位在一家爱情旅馆。安迷修差点连手机都捏烂了。开着自家的悍马车狂往那条街冲去。






早晨就去了隔壁省城,但是,在路上,他一直心不在焉,丹尼尔也看出来了。“安迷修,你今天很不在状态。我觉得你这样会影响今天的交流学习。”安迷修一脸无奈的笑道:“抱歉老师,在下恐怕有些家事要处理。。。”丹尼尔思索了会,想了想,现在也不过开了小半程路线,安迷修有自家车子接送,学校还有年纪第一的嘉德罗斯做代表。应该没问题。






“那你便回家吧。家事重要。”丹尼尔依旧温柔的对他的学生笑着。安迷修也为此暗暗松了一口气,以微笑回礼:“感谢。”






于是乎安迷修叫公司里管家给他开了车去接默默站在服务区的他。坐上车后心里的那块石头一直放不下。总觉得他心思念念的金可能有些不安全一般。






耐不住打了个电话,一打过去就听见这辈子最讨厌的人的声音。而且这个人还在对他的爱人做着什么。作为骑士,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公主或王子。






现在他的小王子被恶党抓住还企图被这样那样。安迷修岂能接受。





冲进酒店前台,缓缓换了下气挂上微笑:“美丽的小姐,我想请问我的朋友雷狮订了哪个房间?他对我说他的房卡丢在了房间里却没有说明房号呢。”






在安迷修的各种笑容忽悠下,前台小姐终于将备用的房卡交于他手中。





安迷修笑着道了谢。走到电梯门前等电梯。隐藏在身侧的手死死握成全头。无人看见背光的脸上,杀意是多么浓厚。







求别举报!这里是链接!(未完)

评论(2)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