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芽q

“为什么有些人明明看起来友善,却总是独来独往?”

“待人友善是修养,独来独往是性格。”

【all金,主双金,瑞金。】题目?没有。就爽爽。

吃我疯狂call

_二戳:

――这里二戳。。。是个新手。这是篇双金和瑞金的小短篇。恩。。。我想看你们把心情写在评论里。呵哈哈哈哈哈。




――私设大赛结束后。ooc我吃了。良心我也吃了。






――喜欢请丢我小心心。我会珍惜好的。





正文以下:



格瑞。你在哪?老是叫我不许跟着你,真讨厌。






嘟着嘴在小路边踢石子,金气鼓鼓的脸上满满不开森。找半天找不到格瑞自己还迷路了。






毫无警惕性的看着四周,原先小林路边还阳光普照视线光亮,却不知何时已经迷雾重重。视线模糊看不清道路。很快,周围什么除了白雾只有一些灰黑的物体影子在一旁。





金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脚下的泥地石路已经不见了,全是雾,抬起双手,发现自己的手也在雾的侵蚀下变得模糊不清。






“格瑞。。你在哪。。我好怕。。。”金很害怕。这种白茫茫的雾里,那些影子是不是树他也不知道了。白的让他恐惧。就像世界只有他一个人。只剩他一个人。



远处渐渐传来脚步声,一道身影渐渐变得显眼,但依旧看不清他的脸。“金。”一道沙哑的声音传出“你怎么在这里,快跟我回家。”






“格瑞!”




“啊!渣渣你干什么?!”嘉德罗斯捂着自己被撞的鼻梁,差点留了鼻血。金原本在床上躺得好好的突然窜起身子,还大叫。一脑门撞他鼻梁上。贼痛。





金呆愣的坐在床上,茫然的盯着眼前的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你怎么在这?我睡着了?”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这是间充满机械的房间,嘉德罗斯正坐在床边满脸不耐烦的看着他。






“我来看你。。。”声音小的连他自己也听不清。金侧着脸将耳朵凑进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你说啥?听不清楚。你这堂堂第一名说话声音咋这么小?”






“啧,没什么。你干嘛了突然坐起来。”一巴掌拍在金凑过来的脸上,脸颊微微一红,移开眼神。





“唔。。。话说嘉德罗斯你为啥在这?”金的脸被挤压着,嘴巴也因此嘟着。嘉德罗斯看了特想捏一下。没有忙着回答他的问题。“怎么,看见我不开心啊?渣渣。”






一边的白色墙外,雷狮海盗团的众人以及安迷修紫堂凯莉今天也来看望金,医生警告过只能一天进去一个人。所以这次进去的是嘉德罗斯。






不过众人在单向玻璃前微微松了口气今天金似乎心情很好,和嘉德罗斯聊的有笑有跳的。



“不是啊,我找格瑞呢,格瑞呢?”金抬手将嘉德罗斯捏他脸的手拿来,嘴里唤着一个人的名字。嘉德罗斯皱起了眉头。又来了。




“什么格瑞。。难道你。。”“啊!格瑞!你来啦!”嘉德罗斯充满着火焰的话语还未说完就被金那突然开朗的声音打断。






是有多久没有听见金这么开心的笑着说话?格瑞?!





嘉德罗斯一脸不可置信的转过身去看身后的门。但是他却瞬间领悟了什么立刻转过身来,嘉德罗斯流金的双眼紧缩着,眼里的金笑的比窗外那高达三十度的太阳还要耀眼。但,不是对他笑的。





“格瑞!你来啦。我给你说!下次你不能把我一个人撇开自己去刷积分了!我为了找你都迷路了!话说格瑞你比以前还沉默了啊嗓子不好吗?你都不正眼看我老是闭着眼睛。真是的。”金嘟着小嘴,双手拼命的挥舞着。





一旁的银发男子在床边默默听着他抱怨,还时不时的点头,宠溺的笑容不自觉的爬上他的嘴角。





嘉德罗斯站起身子,一把抓住金的右手。金还惊愕着嘉德罗斯没什么突然抓他的手。但看到嘉德罗斯的满脸的暴怒,他咽了咽口水。“嘉。。嘉德罗斯?你。。怎么了。。”





手腕传来阵阵挤压,疼痛感让金开始挣扎:“嘉德罗斯你干什么!你快放手!格瑞就在旁边你都敢这么嚣张?你放手我叫格瑞打你咯!”





“格瑞已经死了!你还在胡说什么!”嘉德罗斯是在压着喉咙低吼出这句话的。






并没有出乎意料的是金露出了畏惧的表情看着他,无神的蓝色眼眸有点水汽。“你。。是你在胡说!格瑞没有死!没有!你走开!”





金扭着身子,将手从嘉德罗斯那抽了回来,力气大得嘉德罗斯都抓不住。金就像疯了一样,拔掉了他左手吊瓶的针头,血管处开始没有阻拦的往外冒血。挥手将床四周的器械抓起砸向嘉德罗斯。





通过单向玻璃看着里面的雷狮众人发现了不对。紫堂赶紧跑去叫了金的主治医生。凯莉连糖都没有吃:“怎。。怎么了。。怎么金突然。。”卡米尔担心的看着房里哭吼着什么的金。看了一眼嘉德罗斯的表情大概猜出了什么:“嘉德罗斯可能。。说了什么。”






医生和一群护士来到房间。他们给金打了些微的镇定剂,嘉德罗斯在他们不敢打多,只要保持金不再进去暴走状态。医生查看了金的身体后再看了看周围的砸在地上的器械。






微微叹息:“嘉德罗斯大人,这位病属的病情不在理想的状况,还轻。。。”嘉德罗斯并未听完医生的话,转身走出了房间。他知道金情绪不好需要冷静。





医生让护士收走了一切能伤害已经可能自残的机器与物品。关上了房门让金一个人缩在床上缓解情绪。







嘉德罗斯出来后看了一眼在窗外的众人,满眼的伤痛。他轻轻启唇:“格瑞。。。”众人一副了然的表情,再次深深担心的看了一眼床上发抖的金后,都散了。







金环抱成一团,缩在床头正中,白色的床被被他慌乱的盖在自己身上,双手抱着头痛苦的哭号着。







“明明。。明明格瑞就在旁边!为什么他们看不见!是他们的错!格瑞。。。。格瑞没有死!没有!啊啊啊啊!”金紧闭着双眼,埋首在腿间,眼泪点在被褥上,打出滴滴灰色水迹。






男子银色的头发被黑色的发带束起,走进床边俯下身轻轻环住颤抖的金。他没有说话,嘴唇微微抿紧。







别哭了。金。





低垂着的黑红相间的双眼里,满满都是悲伤和痛苦。

评论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