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芽q

“为什么有些人明明看起来友善,却总是独来独往?”

“待人友善是修养,独来独往是性格。”

放飞自我,热爱祖国——超级ooc白莲花金

突然笑死

从此之后,我变成了画黄图黄漫的:

[dogo]


新闻联播:



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我们秉承着构建和谐社会的伟大思想,为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不懈奋斗。——尼古拉斯·清寒


因为被*********刺激到了,所以任由自我开始ooc。


如若大佬们能接受就看下去吧。


让你看到一个不同寻常的白莲花金。


可接受?那就让我们开始吧↓


凹凸校园是一个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的社会主义校园,里面的美女帅哥不计其数,而排在全校前十的那几个男生,更是明眸皓齿英姿飒爽,一个个都是人中龙凤。


倘若你是这个学校刚刚入学的新生,肯定会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勾搭去偶遇去若有若无的尝试成为其中某一位的夫人。但是对于已经到了这个学校很长时间的老油条来说,大概都会对一个男孩子咬牙切齿。


那个人就是金。


金,资深绿茶屌白莲花一枚,热爱勾搭前十,备胎无数,在前十的修罗场中游刃有余如鱼得水,上午刚刚和嘉德罗斯吃完早餐下午便会和雷狮卡米尔来一场甜蜜晚宴 偏偏前十好像是带了什么恋人滤镜一般对这个金无尽宠溺,即使头戴绿帽依旧待金宛若初恋。


可怕,可叹。


还记得去年有一个不知好歹的小萌新看上了那个学生会长安迷修,耍尽心机混到了学生会宣传部部长的位置想要和安迷修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谁知道被金知道了,三下五除二的这个女生就再也没在学生会出现过。


拒知情人士透漏,那天金看到那个女生给安迷修送了盒饭也吵吵嚷嚷的让那个女生送,那个女生迫于无奈只得给金买了鸡腿饭。谁知金一吃下就咬定这女生要陷害他捂着肚子被安迷修抱到了医务室,安迷修自然十分愤怒骂了那个女孩子一通。


已而已而,这种事情数不胜数。


再说前几天运动会,一个女生跑八百米比赛,恰好卡米尔是校医务室派来做一些急救,那个女孩子暗恋卡米尔没跑两步就躺下想要让卡米尔抱着她走。谁知这时候本来坐在看台上的金一下子躺了下来,这边的卡米尔一个百米冲刺冲到金的面前毫不犹豫做起了人工呼吸。


那边的女生一看这样子一下子气的背了过去。


偏偏这时候金还睁开眼睛楚楚可怜的安慰卡米尔:“卡米尔我没事的,你去看看那边那个女生怎么样了,她好像中暑了。”


卡米尔看金这样子更觉得金善解人意,握紧金的手看也不看那个女生:“没事的金,那边还有其他人照顾,我带你去医务室吧。”


金【假装】为难的看了那个女生一眼,接着看着目光坚定的卡米尔还是伸出手抱住卡米尔的脖子:“那……那好吧。那个女生没事就好。”


而那个女生听到金这么说直接气晕了。


好一朵清新脱俗的白莲花!


好一个娇柔做作的绿茶屌!


这几天也是快到期中考试了,校图书馆的位置永远都是人满为患,偏偏在二楼那个靠窗的位置,永远都留着三桌空位置没人敢去动。


你问为什么?那还用说吗?这可是前十的根据地!


凹凸校园不用上晚自习,每天晚上七点,嘉德罗斯,格瑞,雷狮,卡米尔,帕洛斯,佩利,神晋耀,安迷修,这九位大佬总是穿着帅气的校服来到这个地方。


据几个大佬的迷妹们说,那几个大佬来的时候总会有一群小弟扛着一台老旧的收音机播放着【赌神】的BGM,他们到来时图书馆的所有物体仿佛都被打上一层金光,连带空气中都充满着一股强烈的荷尔蒙的气息。


那是王者的味道。一个迷妹痴迷的说完这句话就晕了过去。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何,七点的时候这里只有俩个人,一个是诸葛家族的嘉德罗斯,一个是欧阳家族的雷狮,这俩个家族都是全球贵族排行榜前十的家族,实力不分上下。


“这片位置是我们的。”雷狮抬指捻了一把木制的桌面,吹了吹不存在的灰尘,“你们另找其他地方吧。”


“可笑,我诸葛嘉德罗斯的位置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嘉德罗斯手里握着一本奥数书,让人沉迷的金色瞳子里充满着不屑,“对面的渣渣,最好将你的手指从我的地盘上拿开。”


“是你的?我怎么没听说过?”雷狮嗤笑的看着嘉德罗斯,流光溢彩的紫色瞳子里充满了不屑,“我还没听说过有人敢和我欧阳雷狮抢位置呢。话说小矮子,你这样子还是乖乖回家吃奶吧,年纪小小就学人家抢位子,妈妈会伤心的哦。”


“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诸葛嘉德罗斯冷哼一声,手上一反转,手上的奥数书居然变成了一个黑黄交接的棍子。


这边的雷狮一看,也知道说理是没什么意义了,抓起一旁的锤子就要和嘉德罗斯打起来。


“嘉德罗斯,雷狮!你们在干什么!”就在这时,一个元气的声音打断了俩人的战斗。俩人回过头,正好看到扶在门框上的金,由于奔跑金的小胸脯还在上下起伏,额头也有点点的汗水。


“为什么?你们俩不是答应我不会再打架了吗?”金眼睛里已经有了泪花,“明明,明明已经约定好了。如果你们不打架我就不会离开凹凸校园,可是,可是你们俩现在在干什么!”


“金你听我解释!”欧阳雷狮一看是金立马放下手里的锤子,“你可能误解我们了。”


“不我不听我不听!”金捂住耳朵不去看雷狮,哭着跑了出去。


“渣渣!”嘉德罗斯一看这样子,哪里还有心情和雷狮在争斗下去,一个跃起跳过眼前的桌子就去追金。


可是,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棕色头发的少年抱着哭泣的金细声安慰。嘉德罗斯停下脚步,看着相拥的两人声音变得冷酷:“南宫安迷修?”


“诸葛嘉德罗斯,你又让金哭了。”本来还温柔看着金的安迷修在抬头看到嘉德罗斯的那一瞬间眼神变得狠厉,“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安迷修,不怪嘉德罗斯的,怪我太没用。”金抓住安迷修的衣襟小声啜泣,那哭泣的样子让安迷修心疼,收紧胳膊将金抱得更紧了点,下巴抵着金的头,声音无尽宠溺:“傻瓜,胡说什么呢。”


“安迷修,我命令你放开金。”嘉德罗斯用棍子指着安迷修,暴怒的他鎏金的美丽瞳眸已经出现了可见的火气,“现在,立马。”


“嘉德罗斯你能不能不要胡闹了!”谁知道刚刚还在哭泣的金一下从安迷修的怀里抬起头来,看着嘉德罗斯,通红的脸蛋充满了伤心,“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是那么优秀,全校第一,又是诸葛家将来的继承人。而我,我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家庭,我一点都不配和你在一起。可是——你为什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找雷狮麻烦!就因为我和雷狮走的近吗!”


“你是我喜欢的人!”听到金这么说孤傲的王子第一次感觉到伤心,“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可是为什么还要和雷狮走那么近!”


“你说……什么……”听到这里的金终于忍不住放声哭了起来,安迷修心疼的将金扣回怀里,安抚的拍着金的背,金在安迷修的怀里一抽一抽的,安迷修看向嘉德罗斯的眼神更加阴冷。


很好,你居然惹我的天使哭了,我注定和你势不两立。


下文请去催阿要或者杯子,会有轩辕格瑞和司徒帕洛斯出现,敬请期待。 @从此之后,我变成了画黄图黄漫的  @杯子不是被子 


评论(1)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