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芽q

“为什么有些人明明看起来友善,却总是独来独往?”

“待人友善是修养,独来独往是性格。”

【all金】端午节的段子

端午节快乐!
继续日常催更车【忙于手书,不忘催更】

_二戳:

――垂死病中惊坐起。半夜睡不着就突发的脑洞,大概是端午节,凹凸众人带粽子去给金吧恩。。。修罗场没有,就严重自己心里想的欢脱向。




――由于突发,什么剧情结尾,没有,统统没有。超级严重突破天际的ooc,欢脱向,私设有,就主角组住一起的。恩!接受就请继续食用。




――这里二戳,就那个开嘉金车三个周都没开完的那个。特烦的那个。缺爱的那个。悄咪咪守关注小心心的那个。











凯莉打开房门,看见紫堂幻还顶着睡帽迷糊的蹭着眼睛:“怎么了。。大清早。。。”“不知道,再好的隔音墙也无法隔断金的声音。”凯莉没好气的说着,打断女生睡眠时间是很不好的。




金还托着格瑞的手臂,憋屈的嘟着小嘴,张着眼睛闪闪的看着格瑞:“格瑞~!你就做嘛!凯莉他们肯定也想吃呢!”





格瑞无奈的看着金的眼睛,最终还是败下阵来。默默看了一眼旁边状况外的凯莉紫堂后转身去了厨房。





凯莉虎驱啊不,娇躯一震:我感受到了杀意!还有那浓浓的gay气!





紫堂挠挠头:“金。。你。。叫格瑞做什么?”金转过头开心的笑着:“凯莉!紫堂你们醒了啊!我叫格瑞做粽子哦!今天不是那个粽子节吗!粽子节就要吃粽子啦!放心吧格瑞包的粽子贼好吃了!”




凯莉默默的摸了一把汗后终于知道了格瑞那眼神什么意思了。人家就是只想做给你一个人吃啊,金,。




在格瑞包好粽子后放进锅里蒸。他擦了擦手后瞥了一旁的调料盒,低头想了想还是走出了厨房:“金,我出趟门。”金还在理着他自己晚上睡觉后一头凌乱的毛发。转过头看着格瑞的眼睛:“啊?你去哪啊?我跟你一起吧!”




“不用了。我一会就回来,估计一会粽子就好了你记得关火。”格瑞弯着腰将鞋换好低声警惕了几句便出了门。




金还不开心格瑞不让他跟着的事情,一旁的凯莉就打趣。“人家格瑞可是担心你的安危呢。怕你出了门,被拐了都不知道。”“什么?我怎么可能被人拐呢!我可是。。。”“唉行了行了跟你说不清楚,别忘了粽子啊。本小姐去换身衣服。”凯莉右手摆着转身进了房间。留金一个人还顶着鸡窝头茫然的看着她的房门。




时间一丁一点流逝,紫堂幻坐在沙发上,正专心的喂着他三只称为小斯巴达的仓鼠。突然窗子在砸进来一个盒子。掉在地上发出了响声。紫堂一脸惊恐的看着地上的箱子:该不是什么炸弹!?





金的注意力被地上的盒子吸引,走过去捡起盒子正要打开,紫堂见状伸出右手表情严肃:“金!!!!!小心炸弹!!!”“诶?粽子?”“啊?”





金微微惊讶的从盒子里掏出一个粽子,那粽子的线上还绑着一张纸。




给金。          ――卡米尔。




凯莉出来正巧看到金在看纸条,走到他身后念了出。“卡米尔?不是雷狮海盗团的。。。。”





“哐啷!”“噹!”“diu!”一连串的声音打断凯莉的话语紧接着发出,随着声音刺入耳膜,还有三个盒子也从窗在飞了进来。





“什么玩意?!砸我家玻璃是吧?!”金气势汹汹把粽子和盒子丢桌子上走到窗子边趴着,伸出头正深呼吸一口打算吼出来。结果对面楼的窗户打开,直直的飞过来一个箱子砸他脸上。





硬是把他那句哪个缺德的想砸我家玻璃给吞了回去,被箱子砸了一脸还有些懵的金抱着箱子流着鼻血站在窗子边。





看得凯莉一阵心酸。紫堂担心的站起身抽了几张纸巾给金:“金。你擦擦鼻血。小心一点啊哎哟。。。”





正当他走到金面前递纸巾时,窗外飞进一只白鹰。它落在紫堂的头上后便坐了下来。金看着一脸轻蔑表情的白鹰感到一阵熟悉。好像那谁。




这鹰的嘴里还紧紧咬着一根线,线的底端也是一个不大的粽子。





金伸手,那白鹰很聪明的将粽子放在他手里,用脑袋蹭了两下金的指尖便飞走了。




金转过身放下手里的箱子和粽子,接过紫堂递过的纸巾塞进鼻子里。突然门外发出了三下敲门声。然后就没声响了。金揉揉鼻子:“怎么了这是,怎么事情一个接一个的来?”





打开门,并没有见到人,倒是有什么被自己开门时撞开了。低下头一看,是一只形状像。。。一只马的包装盒还是特别可爱的Q版,甚至有个小蝴蝶结。默默捡起来带进屋里。





凯莉已经将地上的三个盒子捡起来并打开了。挥了挥手机的三张纸条。“雷狮海盗团的都齐了呢~”




走过去放好小马盒子,门仔又有敲门声:“金先生你好!你的快递!”金转过头惊愕的看着房门。





迅速过去开门,签字,一气呵成。





怀着沉重的心情放下快递包。金双手撑在桌子上,严肃的看着坐在沙发上坐着的紫堂和凯莉。“我。。开了?”两人点点头。金便拿出小刀拆开了所有盒子。




凯莉看着盒子里的东西默默站起来:“突然想起来。。。。”走进厨房,端了一盘子的粽子放桌上和那些盒子并排着。





金,紫堂和凯莉坐在沙发上,三人双手相交撑着下巴,面容严肃。





“金。”凯莉优先发话了。“这些都写明了,是给你的,尤其那从对面飞过来的那一箱子,更是特别标明了只给你。你解决吧。”





金的汗水从额头落下,他咽了咽口水。桌上形形色色的盒子、箱子。什么星星形状,什么小马形状都算了,那什么粽子都能包成爱心形状和船的形状肉的形状他是真的不敢恭维。





他侧眼看向紫堂,紫堂感受到了目光,慢慢侧头回视。金眨了眨两下眼睛,又看了他怀中抱着的仓鼠笼子。金正要开口时。紫堂立刻咬牙狂摇头。





“住手吧金!仓鼠不能吃粽子!不要打我小斯巴达们的主意!不要!金!住手啊!!!!!”紫堂含着泪死死抓着仓鼠笼子,金也使力的拖着:“紫堂!你不能让我一个人撑死在这吧!你忍心吗!谁说不能吃了都没试过!可能小斯巴达还喜欢呢!!!!啊啊啊啊啊啊啊!”





凯莉坐在一旁冷冷的吃着棒棒糖看着这如同八点档剧的闹剧,缓缓开了口:“金你没有看到小斯巴达们害怕的缩在角落里吗?”





金泪流满面:“不!紫堂!放手吧!”紫堂眼镜都模糊了:“不!我的斯巴达啊啊啊啊!!!”




“咔嚓。”门开了。




“你们在做。。。。。”格瑞提着在超市买的白糖和一些菜。淡漠的瞥了一眼桌上堆满了的粽子,沉默了。





四个人坐在沙发上双手相交的撑着下巴,气氛沉重,都思索着同一个问题。





怎么解决这些粽子?

评论(1)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