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芽q_all金凹凸相关

可以的话请往下看∧

没有文绑也没有画绑,只好立志双修啦orz

所以找我玩啊,拜托了!

@江游 太太给我画的生贺
非常喜欢!【打cal



亲爹们是@白菌@白菌的团团

伟大的衣食父母

互损@五中行政楼,一跳解千愁
我家骚东西




喜欢被叫芽芽哦!!!

叫一下提升+10好感动!!

开学弧长!


中考停更

雷狮:“骑士守护不了的魔女,就让我来保护。”

安迷修:“对所爱至死不渝。”

宗教pa,原本是护法的金因为翅膀突然之间一夜变黑成了魔女(男)。安迷修拼死把金带出来交个雷狮,自己被视为叛徒要举以火刑。然后翅膀变黑其实是一种蜕变的过程,最后金变成了真天使(),然后安迷修因为他对天使的守护成了圣骑士从火刑架上安然脱身,雷狮因为吸收了天使的力量变成恶魔x【在我的脑补里有安金肉,雷金肉】
然后天使金真的超可爱,可我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ω`゚)゚。

一个雷安金脑洞,尝试了一下想用那种复古风画出来结果没有任何卵用,还是最后duang了个特效才能看【窒息】

【all金】危险行为【病态5题】(现代)

【all金】危险行为【病态5题】(现代)
ooc产物,脑洞大开系列
——————————————————

1.偷拍

    金发现紫幻堂最近喜欢上了电子产品。

     手机随时随地的携带,包括和他一起去澡堂的时候。
    是谁毒害了这根正苗红的少年?

2.无知
   
        金一直在家门口的信箱里发现手帕,每次手帕的花纹都不同。
      有的时候金也会好奇是谁送的,不过总是转眼就忘。
    
      直到他被锁起来囚禁,金才知道那是嘉德罗丝的情书。
 
       他后悔把手帕送给格瑞了。
3.下药
    
     金很奇怪雷狮最近总是跑去药店。
     以为雷狮生病了,就提着自制蛋糕上门探望。
   
      真是不请自来啊,准备好媚药的雷狮笑着迎接了金。
  
     你到底是下了什么药才会让我这样,金?
4.谣言
     
     格瑞发现金找他玩的次数日渐变少。
   
      反倒是经常看见他和嘉德罗丝走在一起。

    从各处传言的小道消息里,格瑞得知嘉德罗丝和金交往了。
    
    希望这是谣言,格瑞的眼眸暗了起来。

       不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5.欺骗
   
       金找到了安迷修谈心。
     所有人中他觉得只有骑士最可靠了。
  
     兴奋告诉安迷修他想要向格瑞告白。
  
       安迷修只是笑了笑 ,对金温柔的说:“我会帮你的。”
   骗你的,公主。

【all金】结婚15题 5.20贺文 糖

all金】结婚15题  520贺文
哈哈哈哈5.20到了
来一发自制15题】
我家人也5.20结婚【祝贺】
————————————————

1.结婚日期
  

        格瑞看着金害羞的样子,宠溺的揉了揉那金色的头发。
   “格瑞!我们5.20号结婚好不好!”
    
       手微微一滞,银发男子满足的笑了起来。
    刚刚告白成功就结婚,还是老样子这么着急。

  不过

   他也正有此意。
  
2婚礼主持
     
       和金的婚礼马上就要举行了。
       要请谁来当婚礼主持是嘉德罗丝现在最烦恼的事情。
    
     最终,人员确认在紫幻堂和秋身上。
      因为嘉德罗丝觉得这两人不会对金的婚礼做什么手脚。
     
    不过……

     你确定?
    

3.求婚
     
      被安迷修求婚了。

     看着骑士递上来的花和戒指。
       金被身旁的雷狮握住了手。
     
       要做出选择了……
      
      所以

      金表示他可以选择两个都拒绝吗??!
       他不是弯的啊啊啊
4.新娘不见了
      
      安迷修和金终于要结婚了。
       骑士把日期订在了5.20号。
      
      当婚礼的帷幕拉开,却迟迟等不到新娘的出现。
      在众人无比焦灼之时
    
     后台传出了消息
     新娘被某个海盗团抢走了。
      
5.拒绝结婚
            雷狮的脸黑了起来,他低沉的问着
       “为什么要拒绝和我结婚……”

        金就这么看着他,脸上满是悲愤……

        “我……我怎么知道那份情书是你写的!!”
6.婚礼现场
            格瑞抱着金,走入了婚礼现场……
       
       40米长的烈斩能挡住这么多偷袭真是太敬业了。

7.宣誓
             嘉德罗丝搂着金,在神父的面前宣誓
          “我愿意用一生去爱他,守护他,保护他。”
         
            神父突然摘下帽子,露出了银色的头发
           黑红色的眼睛透出了一阵邪气
        
          “我也可以做到。”
          
8.入洞房
          金觉得结婚这东西真的只能来一次……

        他已经站不起来了……
09.发请帖
    金把自己结婚的请帖发给了大家

    第二天所有人都穿了西装过来
    “终于要和我结婚了吗?!”

     
10.婚车队伍
     丹尼尔大人承包了自家的婚礼
     
     婚车一排排的整齐的驾驶着。
    
。。。但是金感觉欲哭无泪
这就是你玩车震的理由?裁判长大人??
11.婚礼化妆
    婚纱裙把金衬托的更加闪耀,让谁都移不开眼。
所有人都想指染这份阳光……

    秋给金化着妆,默默嫉妒着新郎。
12.戒指
      安迷修给金挑戒指时发现了一个神秘的商店。
      只要带上就摘不下的戒指。

       “很好,刻上我的名字。”

13.违反约定
       “雷狮!!说好结婚以后一周一次的!!”
        “不骗你。”说完,轻轻的啃咬起了金那白皙的锁骨。
        “我就啃啃。”
          
         不过,马上金就勾住了雷狮的腰……
     “可恶……嗯……雷狮……我要……”

      “主动要求的不算哦。”轻笑声传来。
14.拍婚照
       
          拍了一橱柜了啊!格瑞!!!
15.领结婚证
           照片上的两人靠在一起……幸福的像一个童话[爱心]

all金】如果我说要开安金雷3p车有人想看吗?!
求给梗!!!!
    这善恶组!我越想越带感!!
    话说大家接受的了3p吗x
   
      节操什么的早就死了
     哎嘿x

【all金】【安金车,雷金有】安哥生贺,雷者勿进!

催更3天终于产出x给二戳大佬递图
雷金安太美好x

_二戳:

安迷修生日快乐!






――这里二戳,可以算第二次开车?第二次就开双层车,我怕翻车了。我嘉金车还没开完。。。要怪安哥这周六生日。




――这是拖拉机,中间有拖请见谅。





――为了庆祝安哥生日,私设有,安哥某集团大少爷,准备大学毕业后接受集团。雷狮是集团敌对集团的三少爷,ooc。个人文笔不好请见谅,喜欢请赏小心心。




――安哥没马就算了连生贺都没有,那岂不心都碎了?不过,我觉得,安哥生日还不能吃到金的第一次会不会过分了。所以我没写雷金车,另外放。不能委屈安哥!








正文走起→_→








金和安迷修交往了,还同居了。





快两年的时间了。







但是,安迷修一次都没有碰过金,主要是因为觉得金可能还不接受,他的骑士道也不允许他做别人不情愿的事情。所以,除了一起去学校听听课,拉拉小手,亲亲小嘴,洗个鸳鸯浴,两人单纯的跟刚交往的小情人一样。




雷狮喜欢金。





大概是一时兴起但也很钟情。最初见到金是自己需要找个人问路,而正好金也找他问路。之后见到是看见他和安迷修一起。





也听同一大学年纪第二的舍友格瑞提过他的发小,偶然看到格瑞小时候相册时发现了金。






照片里的金笑的特别阳光,他们照相的那天天气特别晴朗,蓝天白云,绿草红花,在照片里都成了衬托少年清爽开朗笑容的陪衬。






大概从那开始慢慢注意到了金,正好安迷修经常带金到学校里听课。听说是高三,大学志愿是7创社大学。






雷狮经常去逗金,而且他全力无视安迷修湖绿色眸子里那浓厚深沉的杀气。和安迷修从高中就做了六年对手,要明白安迷修是什么人。





呵,什么狗屁骑士道。





雷狮今天也是如此冷嘲热讽的和安迷修说着话。





“恶党,今天我没时间和你打架。我要去隔壁省学校交流学习。”






哦?看来得到个好情报。“没关系,今天我也没心情找你。”安迷修不耐烦的闭上眼睛:“那你来做什么。”“金在哪。”果然,雷狮口中的名字一出,安迷修的眸子瞬间睁开,眼底满满的敌意与警惕:“与你无关恶党。金是在下誓死守护的人,我不允许你对他打注意。”





雷狮是什么人,能被沉迷骑士道的安迷修叫恶党的人,也就是恶名远扬的海盗头子。他还有个团队叫雷狮海盗团,里面除了他表弟卡米尔没一个正常人。





安迷修讨厌雷狮,说以前做对手都没有如此讨厌过。那种讨厌如同同类盯上了自己专属东西的排斥。




安迷修抱着一叠资料转身走了。身后的雷狮看着他的背影挑着眉勾起嘴角计划着什么,笑的如同看见猎物走进自己陷阱的狮子。




早晨安迷修跟着丹尼尔老师坐着学校的车到隔壁省城大学学习去了。雷狮今天也没课。打了电话给金,正好金补完了课在家休息。





随便撒了个谎就把金骗出来了,有时还真庆幸金是个路痴。都不知道真正的游戏厅在给他的地址的相反方向。





站在酒店门口,手无聊的插在兜里摩擦着兜里的东西。看着远处慢慢出现的金色身影,眼角兴奋的眯起,舌头舔了舔微干的嘴唇。





金小跑着过来,微喘的气息,运动后红润的脸颊,凌乱的发型被帽子压住,这样的金在雷狮眼里可是另一番景色。“走吧,楼上。”雷狮伸出左手牵起金的左手。





金抬头看着眼前豪华建设的酒店。不由得疑惑:“雷狮,你说的游戏厅是在上面嘛?”雷狮淡漠的轻轻回答:“嗯。”“哦。。。”金低下头,毫不在意的让雷狮牵着手走进了酒店。他觉得两个人之间的牵手是兄弟友情那样的。






就在金低头的一瞬,正好没有看见头顶酒店上黑色的广告屏幕慢慢飘出的两个词:love  hotel





跟着雷狮坐上电梯,看见门上的红色数字慢慢上升,总觉得有哪不对,但是仔细想想也没哪不对啊。电梯门打开后,发现眼前是酒店宾馆的走廊场景,金疑惑的看着雷狮,雷狮什么都没说只是拉着金的手走向一房间门口。





金看着雷狮掏出包里的房卡打开了门。“雷狮?你干嘛带我进酒店的房间,不是说玩游戏嘛?”雷狮挑着眉毛轻笑:“当然是玩游戏了。”金听见里面的确有游戏也不在追究,甚至抽出雷狮抓着的手往房间里跑去。






房间里的窗帘被拉上了,外面的阳光透进来也只能到给予金看清楚物体轮廓的地步。






雷狮低着头,背着光的脸看不清楚表情。金转过身去:“雷狮,你说的游戏呢?”雷狮似乎回过神一般,握紧了原先牵着金的那只左手。想握住手里快跌落的什么东西一般那么用力。





“当然有啊,金。大人的游戏哦。”





雷狮大步走进房间关上了门,但没有将房卡插进卡槽,而是随手丢在了一边的桌子上。金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尤其雷狮还这么奇怪的样子。。。





金不自觉的往后退着。。。“雷狮。。。你怎么了?”已经退到了床的边缘,无可退路,金打算跳上床绕过雷狮跑掉。






雷狮这时突然冲上来抓住金跳上床的一瞬间一把掐住金的脚踝。“啊!――”左脚被突然一扯,整个身子完全失衡的重重跌趴在洁白的大床上,头差点撞墙一滩血。






“雷狮!你干嘛!好痛!”金咬着牙皱着眉转过头瞪向身后抓他腿的雷狮。但他看向雷狮的双眼时,身体止不住得颤抖了一下。





紫色的眸子暗藏危机,终于,暗伏许久的狮子终于露出了獠牙。金翻过身蹬着双腿挣扎着。雷狮被踢到了腰,强忍痛楚将金双腿抓住后抬高架在自己双肩上,上身俯前凑近金的面前:“不是要说玩游戏吗?”





“等等。。。。”金突然感到隔着两层的后臀处有什么在顶着自己。转念一想反应过来那是什么,惊愕的瞪大了双眼。“雷狮你。。!!???”颤着嘴刚开口就被雷狮一个吻打住了所有。






霸道的吻将自己的双唇含住,不断的吮吸。舌头趁着牙关还没闭合便迅速钻进眼前人的口腔。肆虐的侵略着,与另一条舌交缠相融。是不是滑过敏感的上颚。引得身下人一阵阵颤抖。






不舍的分开吻的红肿的双唇。两人的嘴角之间还连着一根丝线。丝线缓缓因为距离变得细薄后断开。“嘿,不错嘛,我以为你不会接吻呢。看来安迷修有好好教导你?嗯?”雷狮戏谑的调笑着,看着金嘴角凝成的水珠,只感觉自己体内的火更加旺盛。





金抬着双手推开雷狮的脸,红着耳根子愤恨的喊着:“雷狮!滚开!你。。你居然!”举着小拳拳锤着雷狮的臂膀挣扎着要起身离开。雷狮双手将金的双手取起超过头顶按在墙上,双腿被雷狮肩膀顶着已经贴在了自己的胸前,后臀被硬邦邦的东西顶着。整个人都特别难受。





在空气一时凝结的瞬间,金裤包扣着的手机突然一响。雷狮听过别人打金电话的铃声,但这个明显不一样。呵,特别的么。





单手按住金的双手,抽空的手从金的裤兜里拿出了打扰雷狮好事的手机。瞥了一眼屏幕,心情顿时冷了不少。不爽的接听电话,语气狂气的说着:“喂~?哟,安迷修。”





对面的人沉默了,大概听出了是雷狮的声音。“金呢。”“哈哈哈哈,金和我玩的很――!”“安迷修!救唔唔唔――”





安迷修默默放下手机,看着屏幕上备注的:老婆金三个字,突然一向温柔的他变了脸。刚才金的声音。。。






雷狮在金开口叫着安迷修的名字时直接低头堵住了剩下的话。雷狮知道安迷修猜到了一切,也不怕他会来阻止,毕竟人了是到隔壁省城去了,要回来的话,足够雷狮干爽了。






安迷修默默的打开手机的GPS定位。发现金的手机定位在一家爱情旅馆。安迷修差点连手机都捏烂了。开着自家的悍马车狂往那条街冲去。






早晨就去了隔壁省城,但是,在路上,他一直心不在焉,丹尼尔也看出来了。“安迷修,你今天很不在状态。我觉得你这样会影响今天的交流学习。”安迷修一脸无奈的笑道:“抱歉老师,在下恐怕有些家事要处理。。。”丹尼尔思索了会,想了想,现在也不过开了小半程路线,安迷修有自家车子接送,学校还有年纪第一的嘉德罗斯做代表。应该没问题。






“那你便回家吧。家事重要。”丹尼尔依旧温柔的对他的学生笑着。安迷修也为此暗暗松了一口气,以微笑回礼:“感谢。”






于是乎安迷修叫公司里管家给他开了车去接默默站在服务区的他。坐上车后心里的那块石头一直放不下。总觉得他心思念念的金可能有些不安全一般。






耐不住打了个电话,一打过去就听见这辈子最讨厌的人的声音。而且这个人还在对他的爱人做着什么。作为骑士,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公主或王子。






现在他的小王子被恶党抓住还企图被这样那样。安迷修岂能接受。





冲进酒店前台,缓缓换了下气挂上微笑:“美丽的小姐,我想请问我的朋友雷狮订了哪个房间?他对我说他的房卡丢在了房间里却没有说明房号呢。”






在安迷修的各种笑容忽悠下,前台小姐终于将备用的房卡交于他手中。





安迷修笑着道了谢。走到电梯门前等电梯。隐藏在身侧的手死死握成全头。无人看见背光的脸上,杀意是多么浓厚。







求别举报!这里是链接!(未完)

【all金】18x图【雷金安车】第3张是车!!欢迎来上,删了记得告诉我一下!我重新补【3p注意】
哈哈哈我已经疯了 @_二戳

雷安金3p车画好了x
先预告一下,待会很有可能被吞
所以喜欢的赶紧保存xxx @_二戳 一夜的结果
【我已经死了】我按照约定把3p画了,今天我要看到文!